搜索

地址:中国江苏省南京市北京西路5号
 

电话:0086 25 83310555   传真:0086 25 83304526  邮箱:[email protected]
备案号:苏ICP备05076352号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南京

重返西非市场 重振中江雄风

  毛里求斯公司副总经理 殷国华

  从前,一位法国航海家到达西非海岸,他上岸后问一当地的妇女:“这是什么地方?”那位妇女不懂法语,用土语说了声“几内亚”,表明自己是妇女。航海家误认为是地名,几内亚这个国名就在世界上传开了。近年来,中江人在这个传奇的国度,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创业传奇故事。

埃博拉疫情期间工地门口清扫消毒

  西部非洲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几内亚是西非最贫困的国家。同时,几内亚也是西非资源最丰富的国家,铝矿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三分之一。所以,几内亚又是一个充满商机希望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江公司就在几内亚设立办事处,成功实施了房建、供水、造船等十多个承包及经援项目,赢得了良好的市场声誉。本世纪初,随着当地局势的恶化及人事变更,中江在几业务停滞不前,不得已撤离了该区域。近年来,几政局趋于平稳,世界许多跨国集团为争夺这里丰富的资源,蜂拥而至,几基础设施特别是房建市场一时火爆异常。

几内亚建设部副部长、旅游部部长在项目现场与我司员工合影

  中江毛里求斯公司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商机,经过一年时间的跟踪,赢得法国Inaugure集团在几内亚一个Chain Hotel四星级酒店项目投标机会,从此开始了一波三折重返几内亚市场的新征程。

  “还乡团长”的亚非军团

  原有的市场退出易,重返难。此时的几内亚基建市场犹如一块肥肉,被世界众多著名建筑商盯住,开始了你争我夺。几内亚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中江退出西非市场已十多年,市场行情早已物是人非;加之,西非是法语区,公司人员以英语为主,法语人才短缺。那么,谁来挂帅,带什么人出征呢?

几内亚总统孔戴出席Chain Hotel开业典礼

  我们一齐把目光投向了公司总经理、党支部书记赵晨曦。大家知道,赵总除了精通英语,同时也具有较好的法语水平,上世纪九十年代还在贝宁、尼日利亚等国的项目上干过,算是中江的“老西非”。赵总微微一笑说:“去西非,对我来说,算是回故地,看来,这个‘还乡团长’我当最合适了。”大伙儿哄堂大笑起来。老将出马,一个顶仨,但一个光杆司令,这仗也打不成啊。“我们可以组成联合国军!”不知谁又冒了一句,大家又会心地大笑起来。这些年,我们公司聘用了一些毛里求斯当地的工程师、估价师、会计师和行政管理人员。他们从小就学习英、法双语,多年来在我们公司工作,双方之间建立了充分信任和相互依存的情结,他们早就是我们自己人了。

  我们组成了由赵总挂帅的国内骨干和几名毛国员工的“先遣队”,大家戏称为“还乡团长”带领的“亚非军团”,奔赴西非开拓市场。这些毛国员工不仅是法语翻译,也是工程技术管理人员,由于公司领导对他们高度信任、放手使用,激发了他们的热情和干劲,中外员工配合默契、并肩作战,初战告捷,2012年6月,成功中标了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Chain Hotel工程项目总承包施工。

  真假“中江国际”之争

  正当我们成功进入了几内亚市场,高呼“中江国际又回来了!”的时候,却遭到当头一棒。“怎么又来了一个中江国际?这里不是有中江国际了吗!”使馆和几内亚政府相关部门的官员,对我们纷纷提出质疑。我们既感到尴尬,又如一头雾水。

竣工的几内亚Chain Hotel

  原来,在上世纪末,跟随中江公司到几内亚来执行项目分包任务的一个江苏地方企业,在中江撤出时,仍然在几内亚继续发展。是他们有意沿用我们的名称?还是外界误认为他们就是中江国际?或是中江人最后撤离时把公司移交他们?经请示集团公司领导,查询了原来在几内亚工作的当事人都无法说清情况。原来几内亚公司(办事处)注册否?撤消否?注册资料移交否?等等。有的说从未注册过,有的说注册了并已注销了,还有说可能注册文件资料撤离时留在几内亚什么房子里面。总之,一切的答复都是含糊其词,谁也没有责任,也没有谁能配合我们,只能靠自己了。赵总带着我费尽周折在几内亚注册部门终于查出,“中国江苏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以前已经正式在几内亚注册过,并依然未注销,但这个公司被人有意无意地冒用了。十多年过去了,假李逵被人认成了真李逵,真李逵倒被人认为是假李逵。这冤屈找谁说去?但现在我们再注册中江国际公司肯定也是不行的了。怎么办?我们进入几内亚时是以中江国际集团公司的名义中标的。业主那里没法交代,不登记注册属非法经营又是不行的。我们加强与几内亚注册部门协调沟通,达成以“中国江苏国际几内亚有限公司”为新公司名称,2012年8月1日正式注册,既保证中江国际集团公司的资料可以沿用,也得到业主的认可。这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人挖坑,后人掉井。幸好,我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爬出来了。

  虽然仅是一个酒店项目,但它是中江重返西非的第一个立足地。真假中江国际之争告诫我们,“决不能打一枪就走”,必须坚守阵地、长期作战。公司决定将几内亚酒店项目部与原几内亚办事处合二为一,并由我全面负责组织实施该项目兼任办事处主任,抽调老项目经理韩培华任现场施工经理,配齐配强一批管理技术骨干。2012年9月中旬,该项目正式开工,标志着我们打响了重返西非市场的“第一枪”!

  勇斗“埃博拉”狂魔

  天有不测风云。2014年初,有史以来最凶险的埃博拉疫情在几内亚爆发且迅速传播,短短几天就导致近百人被感染死亡,到4月份已经造成了2000多人感染死亡。一时间,世人谈“埃”色变。

  疫情发生时,我们的酒店项目当时正处于结构施工高潮,项目工地有中国工人50多名,当地工人近200人。项目的法国业主、欧洲监理团队匆忙跑路,当地工人停工,中国工人队伍也是人心惶惶,几乎个个都闹着要回国。

  是撤?是留?撤,必然延误工期,好不容易拿到的阵地可能得而复失;留,确实存在着不小的风险。

  危急关头,赵总带队飞赴疫区,了解埃博拉疫情,现场决策解决难题。非常时期,党支部发挥“一线战斗堡垒”作用,成立了以支部委员和项目部管理人员为主的应急处置小组,积极联系、依靠中国专家医疗队,获得最新、最全的防控知识进行宣传,抢购卫生消毒用品和防护用品;严格分离生活区和作业区,对工地现场四周封闭隔离;尽可能地改善伙食增加营养,做好员工的思想工作等等。大家情绪逐渐平稳下来,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坚持生产。

  那段时间,我远在国内的爱人正怀孕待产,但项目上太忙走不开,说好的回国日期一推再推。好不容易将各项工作理顺,准备回国休假陪伴爱人时,埃博拉疫情突然爆发了,我毅然放弃回国,将亏欠留给了爱人和刚出生的儿子。我一手抓项目施工,一手抓卫生防疫,后来,干脆住到工人中间去,与工人同吃同住,短短数月整整消瘦了10斤,原本就瘦弱的身躯显得更加单薄。

  在材料供应异常短缺,当地工人禁止上班的情况下,项目部在党支部的带领下,在绝对保证员工安全的前提下也保证了项目的顺利实施。

  把胜利的旗帜插遍西非大地

  一年后,我们战胜了困难,如期交付工程,赢得业主的赞叹,创造了“中江奇迹”。

  业主现场代表以惊讶的口气说简直不相信我们干的如此之快。咨询监理团队对我们的进度和质量放心认可,项目经理二个月才来一次现场。几建设部的官员到现场视察后称,这样的施工速度及施工质量是当地人没法想象的。几旅游部部长说,我们的建筑质量是最好的。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和经商处也对我们的工作赞许有加。埃博拉期间,几国际合作部部长说:几内亚人民不会忘记,在困难时刻站在我们身边的朋友。几内亚总统孔戴及中国驻几大使亲自出席竣工典礼并发表讲话称赞中江的施工能力。

  在完成Chain酒店项目、获得市场声誉后,项目部年轻的团队乘胜追击,又相继获得了Niger大楼项目,ONOMO酒店项目等。2017年底把市场拓展到了另一个西非国家马里,实施我国对外援助项目。目前,项目部正在积极拓展科特迪瓦等其他西非国家。我们相信,随着中江品牌和信誉的逐步建立,中江国际在西非必将取得更大的发展。

33346平特一肖